我国的植物新品种保护简介

向虎 铜表律师事务所

摘要:本文对我国植物新品种保护的发展、最新的注册和保护情况以及最新的发展动向进行了简单的梳理。

除了专利、商标、著作权等传统意义上的工业知识产权以外,在农业林业领域还有一项独特的知识产权,就是植物新品种权。这一相对比较小众的知识产权保护形式,随着现代农业的迅速发展,也正逐渐为社会各界所重视。

中美贸易争端中中国对美国在关税方面的反击目前还主要集中在农业领域。因此,有必要借此机会介绍一下我国植物新品种的保护情况。本文旨在对我国植物新品种保护的发展、最新的注册和保护情况以及最新的发展动向进行简单的梳理。

1.植物新品种相关法律法规的发展简介‍

所谓植物新品种,是指经过人工培育的或者对发现的野生植物予以开发,具备新颖性特异性一致性稳定性并有适当命名的植物品种。植物新品种权是国家审批机关依照相关法律法规授予完成新品种选育的单位或者个人生产、销售、使用该品种繁殖材料的独占排他权。目前,我国已经初步建立了有关植物新品种保护的法律体系:

1997年3月20日,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同年10月1日开始施行。

1999年,我国正式加入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联盟(UPOV)和《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UPOV公约)1978文本。此后,陆续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实施细则》农业部分和林业部分。

2000年7月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

2000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植物新品种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自2001年2月14日起实施。

2006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自2007年2月1日起实施。

2013年1月31日,国务院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修订版)》。

2014年7月29日国务院又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二次修订版)》

2015年,国家林业局发布了《林业植物新品种测试管理办法》和《林业植物新品种保护行政执法办法》。

2015年11月4日,全国人大修订了《种子法》,于2016年1月1日起实施。

2019年2月1日,农业农村部种子管理局发布公告,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2.我国的植物新品种的注册和保护现状

我国植物新品种保护工作是由农业农村部和国家林业局两个部门来进行的。农业植物新品种包括粮食、棉花、油料、麻类、糖料、蔬菜(含西甜瓜)、烟草、桑树、茶树、果树(干果除外)、观赏植物(木本除外)、草类、绿肥、草本药材、食用菌、藻类和橡胶树等植物的新品种。农业农村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负责农业植物新品种的审查和其他的有关事务。

林业植物新品种包括林木、竹、木质藤木、木本观赏植物(包括木本花卉)、果树(干果部分)及木本油料、饮料、调料、木本药材等植物品种。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科技发展中心负责林业植物新品种的审查和其他的有关事务。

据农业农村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公布数据显示,从1999年起,我国品种权的申请量和授权量快速增加,截至目前,我国受理农业植物新品种权累计申请量达到2.6万件,授权近1.2万件,其中2018年我国农业植物新品种权申请量达到4800多件,相当于前10年的申请总量,2017年、2018年的申请量连续位居世界第一。农业农村部开展测试新技术研究,发布测试指南标准250多项。设立了繁殖材料保藏中心,在全国主要生态区建立1个植物新品种测试中心、27个测试分中心和3个专业测试站。

截至2018年底,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科技发展中心(国家林业局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共受理植物新品种申请3717件,授予植物新品种权1763件。2018年申请量首次突破900件,授权量达405件,均创历史新高。国外申请量也逐年增长,2018年达186件,比2017年增长73.8%。我国林业植物新品种DUS测试体系已基本建立,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建立了包括1个测试中心、5个区域测试分中心、2个分子测定实验室和6个专业测试站在内的一批林业植物新品种测试机构,开展了147项林业测试指南编制,完成52项,分别以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发布。

2018年11月,农业农村部以近年发生的390余件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案件为基础,经过多轮筛选,最终形成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十大典型案例。这十大案例中,2件已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4件已入选中国法院典型知识产权案例。这是第一次发布新品种保护典型案例,是农业农村部进一步强化植物新品种执法的信号。农业农村部以案释法,以案示警,营造良好种业创新环境和营商的重要举措,对正确引导植物新品种维权执法没加大对侵权者的震慑,增强权益人维权信心发挥了积极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对于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的情况,行政机关也有权根据品种权人的请求进行查处,但是此次的十大案例并没有行政执法的案例。客观来说,品种权执法专业性强,由于缺乏快速科学的品种鉴定标准,以及标准样品不同一不标准、检测数据未能实现共享等问题,行政执法部门对品种权侵权查处十分困难。这十大案例分别是:

1. 莱州市金海种业有限公司诉张掖市富凯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侵害玉米“金海5号”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2. 敦煌种业先锋良种有限公司诉新疆新特丽种苗有限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四团侵害玉米“先玉335”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3. 河南金博士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诉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河南省农业科学院侵害玉米“郑58”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4. 天津天隆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与江苏徐农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互诉侵害水稻“9优418”父本和母本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5. 甘肃省敦煌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诉河南省大京九种业有限公司、武威市武科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侵害玉米“吉祥1号”品种权纠纷案;

6. 安徽省太和县种子公司诉山东圣丰种业科技有限公司、温文玲侵害大豆“中黄13”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7. 安徽隆平高科种业有限公司诉田学军侵害玉米“L239”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8. 北京华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诉北京丰桥国际种子有限公司、兰州丽勤种业有限公司侵害大白菜“华耐B1102”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9. 姚远请求宣告玉米新品种“龙聚1号”品种权无效案;

10. 陕西天丞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诉陕西大地种业有限公司兴平分公司侵害小麦“西农979”品种权侵权纠纷案。

2016年,被称为“林业植物新品种维权第一案”的案件曾引发广泛关注。河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与石家庄绿缘达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诉吉林省九台市园林绿化管理处侵害其植物新品种美人榆权益纠纷案再审宣判。法院最终判定九台园林处构成侵权,支付品种权人使用费20万元。此案也被列入山东省2016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

随着我国农业和林业部门相关检测设施的完善以及法律法规的完善,相信未来对新品种的司法保护也会更上一层楼。

3.新的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的修订

《条例》颁布20多年来,有效保护了植物育种者权益,促进了农作物品种创新。随着国内外种业的快速发展,现行植物新品种保护制度,存在促进原始创新不足、维权执法困难、保护范围狭窄等问题,不能完全适应中国全面开放新形势和现代种业发展新要求,急需加强顶层设计,推进现代种业更高水平发展。为激励原始创新,提升保护力度,《条例》修订工作于2016年启动,2019年2月发布《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几个主要的修订如下:

一是建立实质性派生品种(EDV)制度,限制修饰性育种的商业行为,鼓励原始创新(征求意见稿第七条、第八条)。

二是全面放开保护名录。将受保护植物的种类由目前的138种,扩大到所有的植物种类(征求意见稿第十四条)。

三是拓展品种权的保护范围。将品种权的保护对象扩大至授权品种繁殖材料的收获物,甚至直接制成品;将保护链条延伸至植物生产、繁殖、销售涉及的全过程(征求意见稿第六条)。

四是延长保护期限。将藤本或者木本植物保护期限由20年延长至25年,其他植物由15年延长至20年(征求意见稿第四十六条)。

五是规范农民权利。为防止不法分子借助农民名义开展侵权行为,对农民自繁自用行为进行规范(征求意见稿第十三条),并对“农民”进行界定(征求意见稿第六十四条)。

此外,在简政放权,提高审查质量和效率以及明确责任,加大监管和惩处力度方面也有大量的修改,鉴于篇幅所限,此处不再一一列举。

简而言之,此次对《条例》的大幅修订明显加强了对新品种的保护,但是很多修改目前都还面临比较大的争议,让我们密切关注最新的进展。